澳门新葡金娱乐官方网站 > 新闻栏目 > 随时准备进行清雪

新闻栏目

随时准备进行清雪

图片 1

雪问:我好吗?

我答:分什么地方。

雪说:我不懂。

随时准备进行清雪。我答:如果在农田里、中央大街上遇见你是幸福的、浪漫的,但如果在机场遇到你是痛苦的。

初冬的雪是美丽的,但十几年来,雪在我眼里既不美丽,也无浪漫可言它除了让我的生活失去规律,让冬日里繁忙的一天更加紧张与寝食难安外,没能带给我们试飞人一丁点幸福。

冬日的上午晴空万里,试飞的飞机陆续落地后,机场天气突起变化,黑云裹挟着雪花和零星冰雨向机场袭来。我的心骤然一紧,除雪车刚刚进行完冬季保养,虽经仔细做了养护,各关键部位也都进行了细致清洁,但之前发现的发动机烧机油现象还是让我的内心惴惴不安。我赶紧给场务保障室场勤班组的杨林、姜福军打电话,让他们再仔细检查滑油,随时准备进行清雪,又给车管科和设备管理部分别打电话,请他们分别储备机油,并通知厂家做好随时进行抢修排故的准备。

雪还在肆无忌惮地下着,此时已是下午4点半了,同事们开始讨论行路难的问题,可我完全没心情听他们在讲什么。我和杨林、姜福军赶紧往嘴里扒饭,雪停后立刻便投入了扫雪的战斗。

天色渐暗,暂时结束战斗的我静静站在窗前,看着漫天的飞雪和下班涌动的人流。

晚上8点,雪停了。跑道上的助航灯亮起,随着发动机的轰鸣声,扫雪车缓缓驶入跑道,汽笛长鸣,通知我扫雪又要开始了

看着跑道上纷飞的雪,我的心紧张起来,攥着手机等待同事的联络,担心车出现故障,担心初雪易化,担心跑道结冰

时间慢慢流逝,手机一直未响,我悄悄放下心来车应该没事。

下楼开车,驶入机场,进入跑道,经过4个小时的清雪,跑道的底色显露出来,跑道上有几条轮迹带,可见清晰的结冰,根据经验我知道这并不会影响明天的飞行。

雪还在零星的飘着,这时已是第二天早上3时20分,杨林和姜福军从跑道上下来,浓黑的夜色中两个疲惫的身影仿佛要被黑幕吞噬。他们俩已经在车上连续工作近8个小时了,之前集中的注意力此刻已消散,随之袭来的是阵阵疲倦。我劝他们回家休息一会儿,但他们说车一会凉了还要检查滑油,过不了多久又要进行开飞前清理了,在单位眯一会儿算了。

车入库后,一个拖着僵麻的双腿去楼上休息室休息,另一个在车库倒头就睡着了。

同志们,辛苦了。

早上6点,当第一缕阳光洒在机场上,姜福军就已将打开车的后机油检测口,检测机油了。杨林开出勇士车,装上铁锹和扫帚,两人一脚油门又冲向了跑道。寒风中,两个人用铁锹和扫帚清扫着散落在跑道上的雪块和冰块。清晨的寒风冰凉刺骨,但为了保障飞行,他们只休息了不到2个小时。

早上8点半,跑道全部清洁完毕,两人已连续奋斗了近13个小时

隔天清晨3点半,一阵电话铃声把我从睡梦中惊醒,前一夜一日的疲惫还未消散,接通电话后刚想冲着手机狂吼,杨林粗重的声音从听筒传出,李哥,又下雪了。

我试问冬雪:你代言的是不是寂静和冷清?将黑夜唤醒,行至失眠,无人倾听

一个小时后,我在跑道上查看跑道的清扫情况,耳边响起花粥的《盗将行》:枕风宿雪多年我与虎谋早餐

不用谋了,今晨我们又将无早餐可吃。